Randomize

2006/04/02

馬克‧渥林格(Mark Wallinger)


英國藝術家馬克‧渥林格(Mark Wallinger)出生於1959年,先後畢業於倫敦雀爾喜藝術學院(Chelsea School of Art)和歌德史密斯學院(Goldsmiths College)。他的創作風格擅長使用各種媒材屬性,揉合主題式的意念訴求,成為英國中堅輩藝術家中的佼佼者。

馬克‧渥林格的大型錄像裝置作品〈普羅米修士〉(Prometheus, 1999),以聲勢浩大的陣丈折服所有觀眾。藝術家在會場上設置一個主體區域,經由一扇自動玻璃門開啟後得以跨入諾大的挑高空間,此空間的正面牆上擺放一台電椅,牆壁左右兩邊則貼上巨幅的黑白照片,這兩張影像內容分別是握拳手指,手指背上特別刺有明顯的「愛」、「恨」文字。同時,電動門的入口處也置放著圓形鋼圈,一大一小相互環繞、兩端通電,當觀眾拿起小鋼圈的握柄,可以循著大鐵環慢慢移動,當你不小心讓鐵圈相互碰撞,立刻產生刺耳的電擊聲響,其撞擊的位置,將不偏不倚地落在「愛」與「恨」的邊境。

摘錄,全文參閱:
陳永賢(2002年2月)。無人之地的生命基調與機制—馬克‧渥林格(Mark Wallinger)的回顧展。藝術家,第321期,150-153。

比爾‧維歐拉(Bill Viola)


比爾‧維歐拉以「人類情緒」為焦點的作品,如〈悲傷的男人〉(Man of Sorrows)描述一位情緒起伏的男人,從臉部鬱悶的表情裡漸次顯露出憂愁、啜泣、哀號等微妙變化,影像在極為緩慢的速度下,抽離了哭泣聲音,在他慢慢掉下眼淚的時刻,觀眾卻能完全融入一種屬於私密的內在情緒,和他一起度過這段情感分享的時光。〈目擊者〉(Witness)則是一件直立式三聯屏的作品,內容以三位女子目睹事件發生時所產生的表情,如同突發事件發生時所刺激的情緒反應,三位女子依序將內心承受的壓力轉換為驚訝、驚嚇、驚慌而哭泣的表情變化。同樣的,彷彿古典人物油畫般的構圖和鮮豔的色彩效果,藝術家以極慢速度所處理出來的影像,讓觀者可以靜下心來,仔細欣賞著這一群組人物的情感世界。

摘錄,全文參閱:
陳永賢(2001年8月)。比爾‧維歐拉的錄像藝術。藝術家,第315期,119-121。

伊薩克‧朱利安(Isaac Julien)


入圍2001年泰納獎的黑人藝術家伊薩克‧朱利安(Isaac Julien),擅長以影片的方式描寫黑人題材,他的特殊的影像風格包括色彩、聲音、影像、編輯、結構、敘述性等手法,甚至採用黑白調性的一致元素,塑造了如夢幻似的影像語彙,以單頻或多頻裝置的方式呈現,引導觀眾進入幻想式的視覺空間。

對於黑人題材為主角,朱利安長期以來偏愛使用浪漫而飄渺的影像形式,來細訴一個動人的故事。這樣帶有的虛無式的幻想,讓觀賞者不知不覺地沈浸於罪惡與迷幻之間,其情緒也在祥和、溫馨的氣氛中隨之起舞,再者,其詩意性的節奏和動人的劇情,亦無時無刻緊緊扣住觀眾的眼神。

朱利安的作品如〈年輕靈魂的反叛〉(1991),描寫兩位黑人男子在床第間獨處的景象,當他們雙手把玩著撲克牌時,兩人眼神不時交替,加上欲言又止的肢體動作,也讓整部影片產生一段撲朔迷離的情愫。同樣的,朱利安在〈黑皮膚白面具〉(1996)裡則設置一個幽暗的軍隊牢獄空間,一張張的單人床與黑人角色成為全場關注的焦點,人物間相互交換著眼神、呼吸、喘息、動作,不時瀰漫著一種詭異中特有的浪漫氣氛,有緊張,也有痴狂般的情緒。

摘錄,全文參閱:
陳永賢(2004年11月)。黑色力量—英國黑人藝術家的創作觀點。藝術家,第354期,400-408。

史帝夫‧馬昆(Steve Mcqueen)


一九六九年出生於倫敦的史帝夫‧馬昆(Steve Mcqueen),從藝術學校畢業後即打算拍攝劇情電影,爾後從事錄影創作,不過他大部分的錄影作品創作仍以黑人為主要角色,或取材於舊電影的情節片段。他的第一部短片Ten-minute Bear1995,以兩個裸體黑人拳擊的遭遇為主要內容,如競賽選手般的肢體語言,充滿鬥智鬥力的淋漓表現,成為此影片吸引目光的焦點。

〈不動聲色〉(Deadpan,1997)是一部十六釐米的黑白影片,影片中的馬昆站在一個空曠的草地上,他身著短T恤牛仔褲兀自靜止站立,而身後的一幢木屋的側面山牆毫無預警地瞬間倒塌,說時遲那時快,整片木材結構的牆面忽然撲倒在馬昆的身上,巧的是,牆緣上的木窗空格準確地套住他的身體,讓他毫髮無傷,最後仍舊一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

摘錄,全文參閱:
陳永賢(2003年7月)。英國當代錄影藝術新趨勢。藝術家,第338期,154-159。

史密斯和史都華德(Smith/Stewart)


現居住於葛拉斯哥的藝術家史蒂芬妮‧史密斯(Stephanie Smith,b.1968)和愛德華‧史都華德(Edward Stewart, b. 1961),1992年兩人結識於阿姆斯特丹,隔年起便以「史密斯和史都華德」(Smith/Stewart)為團體名稱,展開藝術創作的結盟關係並向藝壇發聲。
出生於曼徹斯特的史密斯,畢業於倫敦史萊德(Slade)藝術學院;而出生於愛爾蘭貝爾法斯(Belfast)的史都華德則畢業於葛拉斯哥藝術學院,兩人創作採用錄像與媒體裝置等媒材,並嘗試結合行為藝術的元素,藉以深入探討性別與身體之間的迷思。他們的作品曾獲1996年蘇格蘭藝術協會榮譽獎,並於愛丁堡、利物浦、倫敦、巴黎、柏林等地畫廊展出,頗受策展人注目。
摘錄,全文參閱:
陳永賢(2006年4月)。隱喻的身體—史密斯和史都華德的錄像藝術。藝術家,第371期,440-445。

湯尼‧奧斯勒(Tony Oursler)


1957年生於美國紐約的藝術家湯尼‧奧斯勒(Tony Oursler),1979年畢業於加州加利福尼亞藝術學院後便從事藝術創作,並任教於波士頓馬薩諸塞學院。他的創作形式包含繪畫、雕塑、錄像、表演、以及投影裝置,曾參與多項國際性展覽,包括德國文件展、惠特尼雙年展、里昂雙年展、雪梨雙年展、聖保羅雙年展、伊斯坦堡雙年展等,作品亦被廣泛收藏於美國、 歐洲和日本等地。
特別一提的是,湯尼‧奧斯勒的錄像作品經常採用投影於物件上,尤其是自製的人偶臉部,再藉由物件與空間裝置效果,讓布偶展現栩栩如生的喜怒哀樂表情,刻意凸顯現成物具有生命感的視覺張力,其表現手法深獲觀眾喜愛。
摘錄,全文參閱:
陳永賢(2005年10月)。荒謬幻象中的黑色幽默—湯尼‧奧斯勒的錄像藝術。藝術家,第365期,302-309。

克里斯‧康寧漢(Chris Cunningham)


克里斯‧康寧漢(Chris Cunningham)1970年出生於英國,成長於雷克希斯(Lakenheath)。早年曾經參多部電影製作,與他合作的電影導演包括克里夫‧巴克(Clive Barker)的《魔界追魂》(Nightbreed)、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的《異形3》和丹尼‧坎諾的《超時空戰警》(Judge Dredd)等。

他的才華除了展現於大螢幕的影像製作外,和實驗音樂、流行歌手合作的MV影片亦是膾炙人口的佳作。假如流行音樂的傳播是一種社會大眾心態被動趨勢的晴雨錶,那麼克里斯‧康寧漢的影片除了以愛情、性、冒險、奇遇、浪漫、享樂、奇蹟等為基調外,他也刻意製造出獨特的視覺效果,包括數位處理、3D電腦動畫、科技感十足的影音畫面,在緊張懸疑的劇情中緊密地結合音樂節奏,並展現其驚聳、怪誕、突變、弔詭的特殊情境。

克里斯‧康寧漢的錄像作品曾獲邀2000年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啟示錄」(Apocalypse)專題展與49屆威尼斯雙年展,作品之精湛技術與深具內涵的影像表現受到藝文界高度讚賞,而其獨特的視覺風格亦被評為「強烈震懾觀眾的視覺神經」。

摘錄,全文參閱:
陳永賢(2005年6月)。遊走於音樂、影像、科技的藝術家—克里斯‧康寧漢的數位藝術創作。藝術家,第361期,298-305。

山姆‧泰勒-伍德(Sam Taylor-Wood)


1967年出生於倫敦的藝術家山姆‧泰勒-伍德(Sam Taylor-Wood),1990年畢業於高德史密斯學院,1997年獲得威尼斯雙年展最具潛力年經藝術家獎,1998年入圍英國泰納獎,曾於東京、紐約、西雅圖、華盛頓、巴黎、巴塞隆納、馬德里、倫敦等地舉辦多次個展,現居住於倫敦從事專業藝術創作。

山姆‧泰勒-伍德早期從攝影創作出發,之後遊藝於攝影和錄像作品的影像美學,她的創作理念與思考主軸以人們的情緒和內心感受為主,圍繞在日常生活上的人類行為,經由細膩心思和抽絲剝繭般地揭露人們情感脆弱與情緒抒發的內在層面,被英國藝評家譽為「充滿感情創作的女性藝術家」。

摘錄,全文參閱:
陳永賢(2005年4月)。點燃情緒與情感的驚爆點—山姆‧泰勒-伍德的錄像藝術。藝術家,第359期,376-381。

席琳‧奈沙特 (Shirin Neshat)


席琳‧奈沙特 (Shirin Neshat) 1957年出生於伊朗奎茲文,她於1974年移居美國,在伯克利加州大學就讀,直到1986年,她和幾位旅遊者回到伊朗,發現這個國家由於伊斯蘭革命而發生了巨變,也因此激發她思考東西方文化、現代與傳統交織的影像創作。

伊朗裔的藝術家席琳‧奈沙特的作品包括攝影和錄像、影片裝置,曾舉辦多次個展,展出地點包括:1993年紐約富蘭克林‧佛尼思藝廊;1995年紐約安妮娜‧諾塞藝廊;1996年瑞士現代文化中心、義大利馬可‧諾依現代美術館;1997年舊金山郝斯菲藝廊、斯洛維尼亞現代美術館、紐約市安妮娜‧諾塞藝廊;1998年英國倫敦泰德藝廊、紐約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1999年芝加哥藝術協會、洛杉磯派屈克畫廊、紐約亞米利歐‧泰拉藝廊、法國巴黎傑瑞米‧諾蒙藝廊;2000年義大利杜林的個展;2001年倫敦瑟本坦美術館的個展。席琳‧奈沙特的創作帶有個人式細膩且獨特的風格,其作品曾獲第48屆威尼斯雙年展的國際一等獎以及光州雙年展等大獎的肯定。
摘錄,全文參閱:
陳永賢(2005年2月)。性別、文化與多重螢幕的影像故事—席琳‧奈沙特的影像之歌。藝術家,第357期,359-365。

夜視台北--國際錄像藝術


崛起於90年代的英國yBa藝術家,從馬修‧阿納特(Matthew Arnatt)的一篇評論開始,加上藝術新秀以初生之犢的雄心壯志,包括場地策展,驚奇聳動的內容模式挑戰既定陳規,如戴米‧赫斯特(Damien Hirst)、崔西‧愛曼(Tracey Emin)等人,來個藝不驚人死不休的生猛姿態,果然奏效,從「自力救濟」式的獨立策展包裝耀上泰納獎得主,成為日後藝壇津津樂道的前衛藝術引航者。

年經藝術家在英國的當代藝壇潮流上,不管在策展或藝術家風格的呈現上,常帶有看似無釐頭的頹廢風格,仔細端倪之後,可以發現有趣的現象,那就是yBa族群非常用心於串聯「命題式」策展來開發新話題作為前瞻性的另類預言,同時也結合時尚與藝評等方案,讓作品散發一種與流行/消費/設計/性別/電影/批判/遊戲,甚至無可名狀的自我意識,夾雜在視覺與感官的刺激手法,為藝術生態注入新血,帶來頑強個性的新世代思考風格。

如同英國藝評家馬汀‧瑪隆尼(Martin Maloney)在其著作「新官能寫實主義」(The New Neurotic Realism)中談到英國年輕藝術家族群的省思,他說:「無可諱言的,個人式的yBa風靡將會疲乏,新一代的藝術家和策展人也將搜尋不同的論題發揮。競爭原則下,藝術家想要創作一些其他同輩所不能超越的作品,因此他們又開始熱心地製造新的話題或題材。此後,當藝術家保持嚴肅心情去面對他們的創作思考時,藝術因而更加有趣…」以倫敦為例,每月羅列於藝術雜誌上的固定展場就有一百五十餘處,加上不計其數的「替代空間」或「臨時展場」,可說是琳瑯滿目。然而,yBa族群便透過這樣的模式,找到發表作品的機會,口耳相傳後輾轉進入當代藝壇。

當然,看待yBa族群的發展過程也許是一個很好的借鏡,因此,Random-Ize錄像藝術節於2002年6月在倫敦展出時,採用早期yBa策展發跡的模式,加上以歌德史密斯學院(Goldsmiths College)藝術科系畢業的年輕藝術家為核心,在策略上做了一個大膽的嘗試,以錄像藝術為專題,將各種可能發生或應用在錄像媒體上的題材與內容同時呈現。不可諱言的,這同時必須承擔了展場主題與分類的危險以及策展方向上的考驗,相對的,這也是在視覺藝術和跨越媒體領域的實際冒險。

機率與隨機(Random)的巧合,就名詞而言,它是一個事件在一個時空中同時出現的視覺狀況,呈現一種事實而暫時不加以批判,讓更多的觀眾共同來參與這個已經羅列多樣化的影像、聲音與暗室,以理性和感性的品味來思考這股時代潮流下年輕藝術家所刻意經營的的創意和衝勁。
摘錄,全文參閱:
陳永賢(2003年5月)。暗室裡的火花—倫敦‧台北Random-Ize國際錄影藝術賞析。藝術家,第336期,220-225。

錄像藝術中的身體與行為表現


1994年2月英國皇家藝術學院以彭納吉(Julia Bunnage)為首的策展團隊,就曾以Acting Out: The Body in Video為主題,率先為錄影結合行為藝術的觀察,舉辦一次成功而具影響力的展覽。接著,2003年7月至9月倫敦當代藝術中心(ICA)將此視野格局放大,和美國美術館策展團隊接軌,由比珊包許(Klaus Biesenbach)身兼主要策展人並連結Pamela、Richard Kramlich、New Art Trust等三個機構的收藏,盛大祭出以藝術史觀為主軸的行為藝術家早期作品,透過錄像藝術和展場動線布置,呈現跨越三十年來藝術家藉由行為表演為核心的錄像作品。

摘錄,全文參閱:
陳永賢(2003年11月)。錄影藝術中的身體與行為表現。藝術家,第342期,152-157。

英國當代錄像藝術新趨勢


英國當代錄像藝術(Video Art)的發展可以從著名的泰納獎(Turner Prize)、貝克獎(Beck’s Futures)等藝術獎項,以及近年來英國各地美術館、畫廊所策劃的相關主題展覽,窺探出「暗室」裡的影像魅力與發燒熱情仍舊持續。換言之,錄像藝術以其豐富的內容與精心佈展的雙項策略,給予觀賞者前所未有的聲光感動和刺激,直接促使年輕藝術家傾心學習,不僅在藝術相關學校造成創作熱潮,也在一般替代空間的會場上成為不可缺席的類別之一。

從一九九四年開始,威利‧道荷堤(Willie Doherty)的錄影裝置受到泰納獎提名,正面地肯定錄像藝術深具內涵的一面,這也是有史以來以錄影媒材首次在此獎項中曝光,影響所及,之後每年也都有不同形式的錄影作品出現,例如一九九五年的莫納‧哈同(Mona Hatoum)、一九九六年的道格拉斯‧高登(Doouglas Gordon)、一九九七年的吉琳恩‧魏林(Gillian Wearing) 、一九九八年的塔西塔‧迪恩(Tacita Dean)和珊姆‧泰勒伍德(Sam Taylor-Wood)、一九九九年的史帝夫‧馬昆(Steve Mcqueen)和威爾森姊妹(Jane and Louise Wilson)、二○○一年的瑞查‧彼霖漢(Richard Billinham)和伊薩克‧朱立安(Isaac Julin)、二○○二年的凱瑟琳‧雅斯(Catherine Yass)等,這些藝術家透過錄像形式發表不同觀念的創作表現,一方面證實多媒體的影音效果受到普羅大眾歡迎,另一方面也為錄像作品在當代藝術中立下標竿性的指引。

此外,甫於於二○○○年成軍的貝克獎(Beck’s Futures)也以專題的錄像媒材徵件,向英國地區年輕的藝術家釋出善意,收羅優秀的單頻錄像作品並於倫敦當代藝術中心展出,這項新興的獎項與展覽不僅引起廣泛迴響也深獲好評。同時,各公私立展覽空間如泰德、海渥德、白教堂、瑟本坦等美術館也在這幾年策辦無數重量級的媒體藝術專題展,為英國當代錄像藝術熱潮寫下良好典範。

因此,本文以近年來曾於英國地區發表錄影作品為個展的藝術家為例,介紹其作品形式與創作觀念,從而分析錄像藝術在英國藝壇發展上的整體方向與時代趨勢。

摘錄自:
陳永賢(2003年7月)。英國當代錄影藝術新趨勢。藝術家,第338期,154-159。